i say

我的喜欢很肤浅,喜欢你的样子,你的声音,你的人。
仅此而已。
十分厌恶只是为了让自己所爱得到宠爱的文,我他妈萌的是一对cp,是两个人,要虐一起虐要甜一起甜。就算不是一起虐,一方写得毫无闪光点一方写得各种万人迷,就想问问你把自己所爱搭给一个这样平凡人是why,别老是谁无脑跪舔谁好不好。
喜欢一对cp,不是两个人都很喜欢么?☜重点
轻度攻控更好互宠☜重点中的重点,甜食重症患者。

攻君女装才乃真绝色

一不小心又修仙了。
晚安。

我的母亲为我操碎了心,尽管我是个成年人了,工作了,她仍是把我当个孩子,回家也好,电话也好,都免不了她的唠唠叨叨。
好像是从去年开始,每次一打电话给她,她总会问上一句,最近没怎么吧。
我的满腹委屈顿时消散,那些让我难过甚至想哭泣的事变得什么都不是了,都是小事呀,不值得我去难过,不值得让爱我的人为我担心。
这都是成长路上的一颗小沙粒,再过段时间就会被岁月长河所埋没,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我很少向母亲去抱怨,我会和她聊我身体近况,我喜欢的人,问问她怎么样,小少爷怎么样。
直到上次我控制不住了。
我见不得我爱的人受点委屈,那比我自己受委屈更加难过。
我打电话给母亲的时候,哭得声颤,母亲耐心倾听着,然后温柔的告诉我,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们的,我的女儿受了委屈,我又怎么会忍心?
有时候你不需要去想后果,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的母亲喜欢给我讲道理,从小到大,没少被她教育。
小时候很多道理都不懂,长大了却能懂了。
其实我家人很宠我,记得小时候我父亲总会满足我的所有要求,哄我睡觉的时候,我说想要烛光,我父亲就关了灯,点了蜡放在桌子上,调皮的我想把卷纸里罩住蜡烛,却不小心燃了纸巾,好在父亲及时发现踩灭了火,却被我母亲骂了一顿,而我心惊胆战的躺在床上装死。
而我的姐姐,连我自己都时常觉得,要被宠坏了。
她包容我的任性,我的不足。
我可以很自信的说,在她眼里我最可爱。
她却是也经常向我表达了这个信息,她总喜欢凑过来亲我,黏糊糊的抱过来不肯放手,比牛皮糖还要黏,她从不羞涩对我表达爱意。
我比任何人都讨厌自己。
讨厌到恨不得立即死去。
而她总会不耐其烦的对我说,最喜欢你了。
我要是连自己都不喜欢那还会有谁喜欢我呢。
有的。
但正因为有人喜欢,所以我才要变好,要对得起他们的喜欢。

十月八号夜
听着智君的take me faraway打下这些字,内心一片柔软。

不能修仙,真的

见不得我爱的人受点委屈

卡密撒嘛啊,请赐予我无限金钱吧,好让我这个可怜人,养活我的家人,我的男朋友……

没有你想不到的信息素,只有你闻不到的信息素


ooc是我的。




松本润还没分化的时候,对于自己以后会是什么味的信息素十分好奇。
二宫和也是柠檬味的,相叶雅纪是青瓜味的,樱井翔是草莓味的。
松本润看向了靠在一起打游戏的竹马。
"你们觉得我会是什么味的?"
"感觉松润会是咖啡味呢。"
"j也快分化了吧?"
"嗯。"
一阵香甜的草莓味从后方传来,樱井翔在松本润的身后细细嗅着,松本润微微侧过头。
"能闻到吗?"
"怎么可能啦。"
"说不定能闻到呢!翔酱的鼻子很灵的。"
又不是什么动物,二宫和也刚想吐槽,就听见樱井翔啊的一声,一脸恍然大悟。
"怎么了,翔君?"
"像是辣椒的味道!"
"哈?!"
辣椒?
"我家j那么温柔怎么可能是辣椒味的!就算是辣椒也是甜椒味才对!"



松本润是个十分帅气的alpha,他令omega、beta为之疯狂,让其他alpha欣赏崇拜。
然而他已经是个三十代的男人了,至今仍旧单身。


"松本桑啊,他哪里都好,就是信息素太……"
"就算我不能和松本桑在一起,但我的心还是他的!"
……
刚分化后的松本润所到之处皆是一片呛声哭声,一群人捂着鼻子嚎辣死了。
二宫和也十分心疼的搂着松本润的肩:"没事的j,我咳咳咳咳咳咳……"
松本润默默推开了二宫和也,落寞的出门,留下泪汪汪的弟控尔康手。
然后松本润用起了香水掩盖信息素,二宫和也看着一脸坚强的弟弟只觉得心疼到窒息。
"松润以后该怎么办,不好找omega吧?"
"谁说的!我的j那么好,只有懂得欣赏辣椒香味的人才配得上!"
小尖嗓如是说。
"松酱应该找个肉丝味的人啊,青椒肉丝很好吃哦!"
"翔酱闭嘴!"
仓鼠君啃着薯片一脸无辜。





松本润对于联谊其实是拒绝的,奈何架不住番茄味的好友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并没有),等到即将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香水用完了,只好向信号灯三人问有没有香水。
"啊,我这里刚好有!"
相叶雅纪把一瓶香水塞进他手中,松本润看了看,纪x希,海洋香榭。
相叶不是用范x哲牛仔蓝的吗?







松润遇到了一个人,一个特别的人。
虽然有点黑,但长相很好看,刘海的样子特别可爱,说话粘糊糊的,像个软面包。
一个肉丝味的软面包……
松本润还闻到了软面包身上的香味,和他喷的那款香水一样的味道。
"润君和我用一样的香水呢!"
大野智"ふふ"的笑着,然后凑近松本润的手,像只小奶猫一样抓着闻了闻。
"润君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哦。"
"……不呛吗?"
"ふふ,润君的信息素一点也不辣,是甜的。"
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松本先生羞涩的咬了下下唇。
他该如何告诉大野智,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呢。




二宫和也被松本润和大野智手牵手十指相扣的样子给震惊到了,他看着最爱的弟弟和最好的朋友甜甜蜜蜜的样子只觉得五味杂陈,他捂着心口倒入相叶雅纪温暖的怀抱。
"小和,振作点!我给你买游戏机!"
"相叶氏……"
二宫和也抓紧了相叶雅纪的手,另一个手颤巍巍的竖起两根手指。
"要两个……"
"好!"
室内一阵青瓜柠檬的清香。
要十个他都会给你买的,还是一辈子。
樱井翔缩在沙发里嘴里嚼着荞麦面,抱紧了手里的碗。






早安。
昨晚梦到了本单位,超开心的,醒来心情都是甜的。

不知是我出坑了,还是他们真的没那么好了。
我大概,不站这对cp了。
喜欢的时候总有种会一直喜欢下去的错觉。
然而错觉就是错觉。